海岸线文学网 > 都市小说 > 辣文小寡妇 > 第22章
    <a href="http://www.3ZxS.coM" target="_blank">www.3ZxS.coM</a>

    “喂!说你呢!让你让开一点没听见啊,你是聋子吗?”

    吵杂的环境中突然响起一个尖锐的女声,一旁桌子前围坐着一群穿着各色舞裙的女子,大家都忙着给自己上妆准备,一时也没有人出声阻止,倒是有几个女子坐在一旁脸上都是似笑非笑的表情,摆明了看好戏的架势。

    发出声音的正是乐坊的姣姣者刘虹,自从那日张嬷嬷试图让这个女人代替她的位置后,在乐坊从前很是得宠的她,变成了人们眼里的笑话,都说这名叫做张媛的女人将来会取代自己的位置,而她终归是要被抛弃的。

    这让她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无奈自从那日过后这女人却再也没有踏出房门一步,张嬷嬷又吩咐了众人不许去惹她麻烦,才让刘虹今天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看着在前院忙活的张嬷嬷,刘虹气哼哼的走上前去准备找麻烦。

    无奈眼前坐着的女人就像没听见一样,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仿佛自己是跳梁小丑一样。

    刘虹气不打一处来,上前一脚踹翻一旁的椅子“你什么意思?你只不过是个下贱的舞姬罢了,我跟你说话居然装作没听见,你好大的胆子?整日戴个斗笠怎么怕别人看你的丑样子还出来跳什么舞?”

    宋冷雪抬头像看白痴一眼开了眼旁边这位剑拔弩张的女子,实在是想不通她脑子里是什么构造,一大早宋冷雪连饭都不怎么顾得上吃,就被塞进马车里来到了这个避暑山庄。

    乐坊的女子一个个都是如此,皇帝寿宴下令款待群臣,地点就摆在这避暑山庄,山庄位于皇城外的数十里开外,为了早早准备宋冷雪和这些乐坊女子一样,一大早就被拉上马车摇摇晃晃的走了几个时辰才到。

    好不容易晚宴要开始了,大家都围着化妆间里上妆换衣服,这位却使劲的抓着宋冷雪不放,难道不怕一会儿误了时辰么?宋冷雪被吵的烦躁不堪,实在不愿看她那张扭曲的脸,真想走上前去一掌劈晕了算完!

    好在乐坊的丫头们都不是吃素的,看着刘虹上去准备找宋冷雪麻烦开始,早转身跑去找张嬷嬷了!

    “刘虹,你不赶快上妆准备,这是在干什么?”随着严厉的斥责声响起,走进来的是一位身材圆润眼神狠辣的中年女人。

    “张嬷嬷!”原本嘈杂的环境在一瞬间都收了声,坐在桌前的舞姬们都纷纷站了起来向她行礼,站在一旁的刘虹也满眼不甘的垂着头叫了一声:张嬷嬷。

    “哼!我看你们是几天不收拾皮痒痒了是吧!还不赶快给我上妆去!”一声令下舞姬们都垂着头,大气不敢出的忙活起自己的事,举手投足的动作也都是轻拿轻放,劲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生怕一不小心惹火了张嬷嬷,让她拿自己秀存在感。

    就连刚才还气势汹汹想找宋冷雪麻烦的刘虹,此时也像是打了霜的黄瓜,低着头朝自己的位置走去不发一言。

    “小媛,你要的东西姨妈都给你准备好了,你也赶快开始换衣服上妆吧!”张嬷嬷走到宋冷雪身边慈爱的说。

    点点头不发一语的起身走向后室去换衣服。

    衣服是今早才送到她手中的,匆忙之中她只来得及看一眼,至于合适不合适的此时也没办法更改了,实在是自己要的太急,又要在上面绣花,所以时间很是匆忙,几乎是秀娘们没日没夜不睡觉才赶制出来。

    还好没有让宋冷雪失望,大红色的舞服展开,层叠的裙摆拖拽着倾斜而下,锦缎的裙摆与袖口处均用银丝滚边,裙面上绣着大朵大朵的牡丹花,正好和今日所舞的鼓面上的牡丹相似交相辉映,定煞是好看。

    宋冷雪满意的脱了衣服换上舞服,在召唤出她的法器红绸缎带附在肩后,把缎带藏在袖口之中,以便她等会使用,艳丽的舞服恰好露出她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

    腰间扎着一根暗红色的腰带,只为突触匀称纤细的身段,奇异的花纹在带上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延伸到宋冷雪的腰后,让人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三千青丝便用那牡丹绢花尾部的发带束起,松松绾绾的扎在头上,艳红的牡丹影于黑色的墨发中时隐时现,再在头上插一只蝴蝶钗好似为那追花而来,只留一缕青丝垂在胸前,张显着黑与白的美。

    一双玉足却退却了束缚的鞋袜,就这么白嫩斥眼的露在人们眼中,踩在人们心里。

    就这么换好舞服的宋冷雪,摘掉了戴在头上的斗笠出现在了人们面前,一身华丽如火的裙子,一张不施粉黛却美的醉人的小脸,让房里忙着上妆的姑娘们齐齐失了神智,呆呆的望着仿佛从画上走下来的人儿。

    宋冷雪淡定的走到自己的桌子前,早已经料到了他们的惊讶,便没什么好在意的,今晚的舞蹈并不适合于她这种虽然美丽可是却有些单纯清丽的小脸,所以她还是要想办法在装束上花一些改变。

    坐在铜镜面前,宋冷雪拿出这个时代女子画眉用的铜黛,楞生生的把自己的柳叶弯眉上挑眉峰,长眉入鬓而更显风情。

    画好后又拿着它给自己画眼线,一道道的描粗挑起,霎是有往埃及艳后方向发展的趋势,使得双眼立马变的更大,更加的幽深。

    薄施粉黛,只为增颜色,让双颊边若隐若现的红扉感营造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魅惑,最后用调好的胭脂在自己双眉中心,画出了一条毛毛虫。咳咳...是闪电,闪电!

    满意的看着铜镜中模糊的人影,此时已不是刚才的一幅清丽的白兰花,而是一朵热情如火的红玫瑰了!

    避暑山庄今日异常的热闹非凡,前后两大庭院全都摆上了一张张桌椅,周围布置着颜色鲜艳的盆景,角落处放着一盆盆的碎冰用来降低场内的温度。

    前院的寿宴自然是君臣同乐之地,后院的宴会则是招待命妇和皇后所搭,此时正上演着一出鸳鸯记,只是这后院最尊贵的女人此时却没了心情观看,原因无他,今晚的皇上兴致并不高扬,只是过来随便略坐了一会儿就回到了前院去了,丢下她一人面对着下方貌美的妃子和朝廷命妇,心中只感疲惫。

    “皇上驾到!”一声公鸭子有些尖锐的声音响起,前一刻还在相互寒暄的朝廷大臣们,已匆匆起身跪拜“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爱卿平身,今日是朕的寿宴不是朝堂,众爱卿不必拘礼!”一身穿明黄服侍的男子从院外大步走来,身材高挑肩膀宽厚,,英俊无匹五官仿佛是用大理石雕刻出来,棱角分明线条,锐利深邃目光,不自觉得给人一种压迫感!天生一副君临天下王者气势!

    男子走到正中央摆放的桌椅前,随意的坐下脸上勾起淡淡的微笑,众人见皇帝随意的态度也放松了下来,谢了恩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李林,开始吧!”

    “是,皇上!”站在皇帝身后的太监听到吩咐,直起腰朝前方拍了拍手,不远处立马传来“宴会开始!”

    一排排侍女手中端着精致的盘子从远处走来,把各色佳肴和美酒摆放在桌上。

    “皇兄!今日皇兄生辰,臣弟特祝皇兄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愿我大周风调雨顺年年康胜!”坐在离皇上最近的一位男子,俊朗的眉,清丽的眼,挺直的鼻梁,不染而朱的嘴唇,此时正一脸认真的端着酒杯看着坐上的皇帝。

    “祝愿皇上龙体安康,愿大周风调雨顺年年康胜!”有着人带头,刚坐下的大臣们忙站起身端着杯子朝着皇上的方向齐声说道。

    “好,好!这一杯朕与众位爱卿同饮!”男子端起杯子上前方举了举,转而一饮而尽。

    李林拍了拍手,前方搭着的台子上涌出几个佳人,开始在台子上舞起她们精心练习的舞步,每个人脸上都挂着自认为最美的笑容,身体随着音乐摆动,楚楚动人。

    男子靠在背椅上手里端着酒杯,神情不明的看着前方的表演,脸上的微笑今日还不曾退去,可是熟悉他的李林却知道,皇上的心根本不在歌舞之上,不知道他在看着底下交谈甚欢的哪位大臣了,看来又有人要倒霉了!

    转身从托盘上拿起一个大红的册子递到皇上跟前“皇上,这是各位大臣送来的寿礼,皇上您可要一观?”

    男子跳了挑眉,有些缓慢的转过头,视线落在递过来的红册上,看了眼远处的表演皱了下眉“也好!拿来吧!”

    刘虹带着自己的舞队走向台子中央,紧握住双手,可是却抑制不住心中的战栗,回想起刚才见到的那张面孔,刘虹只觉得自己这么多年建立在心中的自信,一瞬间被摧毁的干干净净,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仿佛她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站在那里全世界的人都会为之倾倒,不惜一切代价把自己的所有捧到她的面前,也许只为博她一笑!

    自己等了这么多年,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好不容易熬到了今天,等到了这个机会,可是却被她轻而易举的给毁了,本来近在眼前戳手可得的荣耀,今夜却独独不属于她,这让她怎么甘心,怎么能甘心....

    “刘虹!”身后的女子看着站在前方呆愣的女子,有些不知所措的摇摇她的手臂,台下这么多人,甚至九五之尊就坐在离她们不远的地方,这种时刻她怎么能愣神,会害死大家的好不好!

    勉强收回心智,望向坐在不远处的,这个国家最尊贵的人,那冷峻的气质让人仰望的容颜,刘虹有些痴迷的看着,直到音乐响起才堪堪举起手臂,摆出一个有些僵硬的姿势。

    身体在旋转可是刘虹的眼睛却直直的望着不远处的男子,眼里在容不下其它,可是眼前的男子却手持着红册看都没看她一眼,仿佛这喧闹跟他好不关系,刘虹心里急躁异常,她已经没有机会了,如果在这一刻不能引起他的注意,刘虹知道等到那个女人出场,她将不再是这乐坊最有潜力得到皇上宠爱的女子。

    更加使力的旋转起来,脑中只有一个念想,不能停,不能停...

    台下的大臣们都被眼前翩然起舞的女子吸引,兴高采烈的讨论着此女绝妙的舞姿,看着台上的女子已经原地旋转了不下二十圈,都纷纷鼓掌表示精彩之处,如不是顾忌着上位的皇上,他们肯定会扬声喝彩。

    如此的异常热烈终于让垂头看册子的男人抬起了面孔,可是让刘虹还来不及高兴,那双深如墨谭的双眼依旧没有起任何波澜,只一眼就又回到了红册之上。

    一瞬间让刘虹从心底里升起一股绝望,脑中不禁闪过那台后的绝美容颜,不知那人可否让他倾注侧目,一阵天旋地转终于刘虹支持不住倒了下来,台上慌乱顿起,很快就被一旁的守卫上前把人都拖了下去。

    出了此等乱子张嬷嬷只恨不能亲手宰了那小蹄子,面色惶恐的跪在台下请罪。

    众人见原本跳的不错的女子,转眼间以一种难看的姿势趴倒在了地上,都有些不耐的鄙夷和扫了兴致的不悦。

    “大胆!尔等居然敢如此敷衍了事,要不是看在今日是皇上寿宴,定要你们人头落地,还不快把她们拖出去!”站在皇上身后的李林,看着这舞女居然当众摔在台子上,气的心都揪了起来,看见皇上扫了自己一眼,立马上前呵斥只祈求此事快快完结,在惹怒皇上可如何是好!

    张嬷嬷吓的跪在地上不住的求饶,看着李大总管的架势,知道今日如果就这么下去了那等待她们乐坊的将是无止尽的责罚。

    豁出去的猛的下抬起头“皇上,皇上,今日是皇上寿宴,我乐坊特地精心准备了几月之久,特此今日想为皇上献上一舞,此舞名唤“惊鸿舞”请皇上容许乐坊进献给皇上一观!”

    在乐坊长大的人都不是单蠢之人,立马明白了张嬷嬷的意思,想着后面坐着的那位也许能救自己的命,全都跟着求饶请求天子一观。

    李林有些惊讶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乐坊之人,猛然想到好像今日上报的时候是这么说过,这惊鸿舞作为压轴之舞来着,难道这舞有什么不同所以这些人才想着以此换命?

    李林不知道,乐坊的人包括张嬷嬷在内,压根就没看见过这惊鸿舞到底是如何的舞蹈,就是连张媛的样貌也是刚才才得以窥见。

    可是就是这样也让乐坊的人看到了希望,把赌注全跟着张嬷嬷压在了后台的那位女子身上,她们只能相信也许那女子能救她们一命。

    “皇上?”李林有些为难的转过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人,一时也不明白这是该让演还是该让她们退下,此时离晚宴结束到是还有一会儿,这要是没了节目难免会有些冷场。

    “皇兄!臣弟倒是有些好奇这何为惊鸿舞呢!”看着台下跪着的女子们,让他有些不忍开口帮衬道,今日毕竟是喜宴,如要闹的不愉快便失了这美意了!

    坐在首位的天子转头瞟了眼坐在下首的弟弟,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要自己带他玩的小子了。

    “既然三弟想看,便观一观这惊鸿舞有何惊人之处!”

    眼瞅着皇上发话了,众人都不禁松了一口气,张嬷嬷颤着腿被身后的人扶起来,连滚带爬的告退到后方命人布置场地,自己奔着休息室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上肉,感谢大家的留言,稀罕死你们了!

    这章里面的情节都是我自己想象的,也不知道大家看了会不会觉得不对劲,我没写过宫廷戏码,所以有些不太和规矩的地方,请大家多多包涵哈!( 辣文小寡妇 http://www.hax988.com/0_73/ 移动版阅读m.hax98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