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乡村小说 > 穿越杨莲亭 > 第三十五章 出手击杀
    王元霸双手负于后背,手握俩枚金胆,于大厅之中来回踱步。

    当看到夜幕中那如五柄剑形状的烟花信号后,王元霸便面色凝重,因为他知道或许自己估计错误了。

    “来人,快备马。”王元霸对下人命令道。

    他以为哪怕对头出自少林寺,也不会对王家产生什么致命打击,洛阳东临嵩岳,王家中人经常上少林寺烧香礼佛,王元霸与少林方丈亦是有过数面之缘。而少林是泰山北斗,爱惜羽毛,行事必是讲究公平公正。所以对头若是出自少林,王元霸反倒不惊。

    但现在自家人马刚刚出动,陆家方向便出现五岳剑派的召集信号,王元霸从没见过这信号,但五剑形状的烟花信号是哪个门派?老谋深算的他不想而知。尤其是嵩山派离洛阳亦是不远。那对方极有可能便是五岳剑派中人。

    五岳剑派中单一门派都比不过少林武当,但五岳剑派联盟却是可以,而金刀门王家连五派中最弱的恒山派都比不上。

    最关键的是五岳剑派如今是江湖之中风头最盛,名声最响的门派。尤其王元霸对嵩山派这个邻居霸道专制的行事作风心有余悸。如今对方召集门人帮手,而自家人马中却是有锦衣卫,争斗一起难免会有死伤,到时王家必然与五岳剑派接下仇怨。

    以如今的江湖格局,让王元霸选,他宁愿得罪少林,亦是不愿开罪五岳剑派。

    “战!!”

    此时,站在远处的真小七与杨杞子等人看到这令人震撼的一幕亦是顿时热血沸腾,包括俩名华山派外门弟子和陆华在内的五人都是一脸崇拜的看着战意高昂的杨莲亭。

    陆家众人亦是目瞪口呆,陆清喃喃道:“君子喻于义!大丈夫当如是也!”

    看着眼前宛若天神般神威凛然的少年,林震南不由心中感叹道:“若能去驰骋沙场,必将是一名万人敌啊!”但杨莲亭连名字都没说就直接高调宣战,这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战又不是,不战又更不能,须知他们来此便是来擒住杨莲亭的。

    林震南的夫人和妻舅王伯奋此时亦是被深深震撼到,兄妹俩个也明白了,眼前这少年不单是指力、腕力强劲,而是实实在在的天生神力。

    “可敢一战?”

    杨莲亭再次喝道,此时他已是将战意攀升到顶点,双眸深邃而又清幽,锐利如狼,话语充满了挑衅。

    曾听过岳不群和宁中则介绍过江湖名宿、武林高手的他知道金刀门王家武功最强的是王元霸,虽颇有盛名,但其实力却是不如岳不群。而以王家的势力哪怕请来帮手,也决计请不来那些一派掌门的宗师级高手。

    最起码目前这近百人中,杨莲亭还没发现有一流高手。

    由始至终,他都未惧怕过王家,若不是因为不愿牵连陆家,杨莲亭甚至都不愿浪费时间在这帮人身上。

    但现在他只能战!

    只有把王家打怕了,只有震慑住整个王家,陆家才不会被无辜殃及。

    而且面对这样一帮欺善怕恶之辈,杨莲亭也很想揍上一顿教训教训。

    他不用剑,而拔柳树当武器是因为他的剑势凌厉,众人围攻之下他防御尚且无力,更不可能还有余力留情,到时为了自保他一定会大开杀戒。

    一寸长一寸强,用这粗壮的柳树当武器,挥舞之下攻守兼备,旁人便难以欺身。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杨莲亭自然知道这个浅显的道理,宣战之后见对方惊愕,顿时再次先声夺人,便是为了打击对方士气。正所谓,狭路相逢勇者胜。倘若对方没有实力远胜自己的高手,或是果断鼓舞士气应战,便已是未战先败。

    果然,在杨莲亭再次邀战之后,在场众人皆是回过神,窃窃私语,亦有骂骂咧咧,但那汹汹气势已是不再。

    林震南脸色一变,心想对方如果不是艺高人胆大,那么便是疯子。

    “岂有此理,黄口小儿安敢轻看我金刀门?都给我上,给我拿下这狂妄小贼。”却是王伯奋恼羞成怒,面色狰狞道。

    王家众人亦是已等得不耐烦了,闻言当即齐齐喊杀,冲了上来。

    王伯奋话音一落,杨莲亭便扛着柳树向着左侧奔跑。

    当然,他并不是要逃,而是不愿波及他人,尤其是陆家还有身后不远处的真小七等人。

    “小贼休走!”

    “追!!别让他逃了!”

    当杨莲亭跑出一段距离,来到宽阔的广场后当即停下,抡起柳树回身一砸。

    “硼——硼——硼——”

    顿时砸中紧追他身后的三匹骏马,马上之人应声扑落于地。

    “啊——啊——啊——”

    杨莲亭横抓柳树于头顶,用力一砸,粗壮的树干脱手而出,砸中前方马上数人。

    “硼!!”

    杨莲亭身体微弓,脚下猛地一蹬,将地上青砖踩得粉碎,向前一冲接着了柳树,双手一抡,向右侧一砸,而后抓住柳树向前直直一个冲刺,直捣黄龙,撞伤数人。如狼入羊群般冲进王家众人的包围圈。

    粗壮的柳树在他手中若如一把棍子般得心应手,舞得虎虎生风,一时间王家众人竟是毫无招架之力。

    见己方这么多人围攻之下,不但不能伤到他丝毫,还折伤了那么多人马,王伯奋阴沉着脸色,怒道:“散开围住他,用暗器,扔霹雳弹。”

    闻言,林震南眉头一皱,他们这么多人对付一个少年已是胜之不武,若还要用上暗器和霹雳弹,传出去对王家名声打击太大了。

    众人齐齐后退,想将杨莲亭团团包围,而后有些人掏出飞镖暗器,有些人则是直接将手中之刀扔向杨莲亭,只有几个锦衣卫掏出黑乎乎圆形的霹雳弹砸向杨莲亭。

    但杨莲亭并未坐以待毙,在众人后退时他便顺着声音,冲着王伯奋的方向突围。

    “嗖——嗖——嗖——”

    耳边清晰传来了暗器,长刀,霹雳弹陆续向自己砸来的细微声响。

    杨莲亭喝道一声,双手抱树,奋力向地上一砸,整个人半蹲了下来,竟是将柳树插入青砖地面,同时他运足气劲,两脚一收,借力用力,奋力向上一跳,跃起之时脚下再次一点柳树,高高跃起于半空之中,躲过了袭来的暗器。

    “住手!!”

    “嗡——嗡——嗡——”

    这时,竟是锦衣卫中有人使用了强弩,射向空中的杨莲亭。

    而那声‘住手’却是林震南喊出,杨莲亭的表现让他既是惊骇又是佩服,又害怕他有什么大来头,不愿伤他性命,平白惹下大敌。

    可惜,为时已晚。

    锦衣卫在朝中,在民间素来横行无忌惯了,即便是朝廷大臣遇上他们亦是礼让三分,唯恐得罪他们。让他们养成了自视甚高,狂妄自大的心性。而今日,多名锦衣卫被杨莲亭砸伤,自是一肚怨恨,而且他们本就不是江湖中人,不会顾什么江湖道义,武林规则,朝人背后放暗箭他们不觉得有什么错。

    “伧啷——”

    在听到弩箭破空声时,杨莲亭便心中一惊,当机立断拔剑出鞘,极快的挥舞,顿时剑光连连。

    “呯——呯——”

    “噗——噗——”

    双方离得太近,身处半空,无处接力的杨莲亭终究无法像在平地一般发挥实力将爆射而来的弩箭一一挡下。

    他用剑挡下了三道,避过俩道,却依然被弩箭射中,一道射中后背左肩胛骨处,一道射中右边大腿。

    好在这弩只是小型弩,而杨莲亭在中箭一瞬间便绷紧了全身的肌肉筋骨,体质强悍的他虽未达到坚硬如铁、刀枪不入的程度,但也极大的抵消了弩箭的威力,否则后背那一箭足以威胁他的性命。

    虽中俩箭,但杨莲亭依然一个翻身,稳稳落足于地上,冷冷的看着众人。而后面无表情的伸出手拔出大腿和后背上的俩枝箭矢。

    “呲——呲——”

    殷红的鲜血喷洒而出,但杨莲亭置若罔闻,旁若无人的从腰间扯下一瓶酒仰头灌下。

    而因为林震南那句‘住手’,众人亦是一时间茫然的停了下来,齐齐向他看去,而后怔怔的看着杨莲亭在那独饮。

    “硼——”

    酒水饮尽,杨莲亭环视众人,而后徒手捏碎了酒瓶。怒吼道:“杀!!”

    ‘杀’字一落,杨莲亭便甩出手中酒瓶碎片,击中前方一个锦衣卫,插入了咽喉之中,立时毙命,从马上跌落倒于地下。

    这些人既然以众凌寡,又不顾江湖道义暗放冷箭想要杀他,杨莲亭自然也不会再留情。此时他的气息已如受伤的野兽一般狂暴起来。

    “嗖——”

    在手中碎片甩出之时,众人还未回过神之际,杨莲亭身形一动,提剑向前刺去。

    这个‘杀’字让林震南脸色一白,尤其在那名下属被碎片击杀后,他知道双方的仇是结下了,也知道对方一开始已经是留情了。

    唰唰唰!

    “啊——啊——”

    杀意凛然的杨莲亭出手不再留情,飞刀如疾风,快剑如闪电,招招致命,触之必死。

    “乐儿,师兄,是乐儿!”

    此时,岳不群与定逸师太等人赶到了。

    “伧啷——”

    见爱徒被人围攻,岳不群脸色一变,拔剑出鞘,当即与宁中则冲入人群之中。

    定逸师太等人对视一眼亦是冲杀了进去。

    “砰——砰——”

    岳不群运足真气,面上出现了淡淡的紫气,双袖一震,震退身旁数人,而后身形一跃,来到了杨莲亭身边,关切问道:“乐儿,没事吧?”

    “乐儿,你怎么样了?”宁中则亦是冲上前来紧张问道。

    定逸师太等人提剑作防御姿态,挡住了众人的进攻方位,护着中间的杨莲亭。

    “住手!住手!都给我住手!”

    这时,一道声音由远至近响起,王家众人认出这道声音,知道是自家门主到了,顿时齐齐停下。

    而就算没有王元霸的命令,他们这些人也坚持不了多久,一个杨莲亭他们都还拿不下,又怎是岳不群、宁中则、定逸师太等众多高手的对手。( 穿越杨莲亭 http://www.hax988.com/1_1809/ 移动版阅读m.hax98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