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线文学网 > 玄幻小说 > 修真教授生活录 > 第830章 哪个吴老?
    清晨,张庆元醒的很早,低头看去,季若琳像只小猫样蜷在他怀中,甜甜的睡着。

    望着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的季若琳,张庆元忍不住笑了笑。

    昨晚上,两人灵与肉的交织,让张庆元对季若琳有了一个重新的认识。虽然初经(空格)人事,但到最后,季若琳越来越主动。

    一晚上,两人几乎没怎么休息,断断续续地酣战不休,季若琳虽然已经疲惫了,但是仍然缠着张庆元不放,不肯让张庆元睡觉。

    张庆元明白季若琳的心思,他不由得拍着她的小脑袋道:“傻丫头,放心吧。明天一早你醒来的时候,我依然在你身边,以后我们要一直这样。”

    虽然张庆元这么说,但季若琳仍然有些不放心,不过最后还是挡不住疲惫的困意睡着了。

    张庆元醒来之后,悄悄地起床,离开了房间,到小区外面的早点铺子买了两份早点回来,虽然他早就不用吃东西了,但能陪着季若琳吃早饭,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但是当张庆元回来的时候,却发现季若琳正坐在床上抹着眼泪。

    “若琳,怎么了?”

    “你……你说话不算话!”

    季若琳醒来之后,发现张庆元已经不在床上了,顿时心中一紧。历经磨难的她心思异常敏感,还以为张庆元再次不告而别。

    见到张庆元重新回来,她顿时舒了一口气,看到张庆元坐到身旁,赶紧抱紧了她,浑然不顾被子滑落,露出如锻面一般洁(空格)白光滑的肌肤。

    “宝贝。我怎么说话不算话了,我刚出去买早点去了。”

    “你就是说话不算话,你昨天晚上说的。我醒来的时候一定会看到你的。”季若琳一边说一边用手拍打着张庆元的后背。

    女人不讲理的时候,张庆元也无可奈何。

    季若琳身上一缕不挂。张庆元用手托住季若琳的性(空格)感的大腿,顿时心猿意马起来,哪里还有心思和季若琳讲理:“宝贝,我们该晨练了。”

    “不要……”季若琳双颊羞红,这种女儿姿态,分明是在想要……

    张庆元也不犹豫,两人再次来到了床上,又是极尽缠(空格)绵。

    ……

    就在张庆元和季若琳再次缠(空格)绵的时候。付剑夫妻也是刚刚起床。

    付剑的妻子走到了付义的房门前面,轻轻地敲着房门,喊儿子赶紧起来吃早餐。

    然而始终没有回应。

    “我说,你敲什么敲,真是老糊涂了。昨晚咱们儿子带着季家的姑娘回家,难道你还不明白吗,儿子现在可能正在外面逍遥快(空格)活呢。”

    “什么?”付剑的妻子有些不明白,她疑惑地望着付剑询问道。

    “昨晚的情况你都看到了,儿子拼命灌酒,接着就主动要求送季家的女儿回家。这点儿小心思你还不懂吗。这孩子,终于开窍了,肯定是见人家姑娘长得漂亮。带着出去开房了?”

    付剑虽然身居高位,但思想却开放的很。

    “啊?这小兔崽子。竟然能想出这样的办法,真是难为他了。”

    付剑的妻子听到了之后,顿时开怀大笑起来,儿子的终身大事终于可以解决了,此时的她甚至开始幻想起来未来抱孙子的事情了。

    “其实季家的姑娘还不错,配得上我们家儿子。”

    付剑点了点头,不过随即又摇了摇头:“事情恐怕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昨晚我一时忘了一件事,不然的话。我肯定不会让儿子带着季若琳出去的。”

    “为什么?你害怕儿子被告强(空格)奸吗?这问题你还不能摆平吗?”付剑妻子奇道。

    在她眼里,自己的老公一省之长。一地诸侯,省里除了省委吴书记外就他最大了。而且吴书记就是吴老的儿子,以后注定要往上走的,这江南省以后还不是丈夫的,能有什么事不能解决。

    “这个倒是不怕,季家的夫妻两个人巴不得儿子和他们女儿生米煮成熟饭。但是我害怕的是另外一件事,季若琳的身份,恐怕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麻烦。”

    “季若琳的身份,不就是季腾国的女儿吗?有什么好怕的,咱们儿子还是省(空格)长公子呢。难道厅长比省(空格)长官还要大吗。”

    付剑的妻子当然知道省(空格)长大,她这样说话是在揶揄自己的丈夫。

    一直以来,付剑表现得都非常强势,而现在却突然开始犹犹豫豫起来了,这令她非常不爽。

    付剑摇了摇头:“如果那么简单就好了。我跟你说一件事吧,自从有了这一桩事儿后,我找了些朋友查过季若琳。不查还好,这一查吓我一跳,就在去年,季若琳在米国被人掳走,这本来算不得什么事情,一个厅级官员的女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顶多就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即便不解决,那也只能怨她倒霉了。然而后来发生的事情,却令人意想不到。”

    “发生了什么?”付剑妻子神色一紧,赶紧问道。

    “季若琳被掳走几天后,一个年轻人出现在了米国的土地上,他手段狠辣,以雷霆之击,不仅毁掉了米国中情局,甚至还屠杀了几百米国最精锐的特工,不仅仅这样,米国后来出动了导弹,设下上万吨炸药的埋伏,都被这个年轻人逃出生天,季若琳既然回来了,自然也是那个年轻人救的……”

    “啊?”付剑妻子脸上一片震惊之色,呆滞道:“什么,去年轰动世界的那件事竟然还跟季若琳有关?这……这……”

    此刻付剑的妻子一脸惶恐之色,即使她是省二号的夫人,此刻也被吓得不轻,去年她只是当做新闻来看,而现在发现这个新闻的人物还跟自己有关系,尤其是跟自己的宝贝儿子有关系。她就彻底不淡定了。

    “嗯,确认无误,就是季若琳。”付剑点了点头。沉声道:

    “这件事情引起的轰动太大了,当初那个年轻人还抓住了米国总统和军政大员。差点儿就导致了整个米国的四分五裂,最终还是惊动了咱们国家的一号,在一号的劝说之下,年轻人才放了人。”

    付剑说完之后,一脸疲惫。

    此刻付剑的妻子已经呆滞的双眼发直,半天回不过神。

    付剑也没有催促,端起桌上的杯子去倒了杯水回来,喝了两口。才看到妻子愣愣的转过头,声音有些发颤道:

    “老付,这……这是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可能这么厉害?”

    虽然她是省二号的夫人,也算见多识广,但此刻也着实吓得不轻。

    “是真的。”付剑再次叹了口气,确认道。

    “那……那这个……这个年轻人叫什么名字?他……他这么大本事,会不会对我们家的儿子不利。”付剑的妻子这才恢复了些神智,想到了最关键的地方。

    如果没有跟儿子有瓜葛,任他三头六臂也影响不到自己家,但现在跟自己儿子有了关系。她就不能不紧张了。

    “具体名字,资料上显示的是绝密,恐怕只有仅有的几个人核心人物才能够知道。至于会不会对咱们儿子不利。我想应该不会的,因为资料显示,这个人从那时候起,到现在就消失了。”

    虽然张庆元当初闹出那么大的轰动,但张庆元可是修真者,当时他随意在脸上弄出个法术,任何摄像机都拍不到他的脸,自然没人知道他的身份。

    而米国吃了那么大的亏,总统更是被吓得魂不附体。哪还有脸对外公布细节,自然没有泄露张庆元的身份。

    至于付剑。虽然是省二号,但也是调到江南省时间不长。张庆元和省一号——吴老的长子吴喜本吴书记的关系也只有仅有的几人知道,而江南省前任一号杨晓光因为招惹张庆元,栽赃陷害,后来被吴老责令纪(空格)委查处的事情也只有当时在场的季腾国一家,以及国安的人知道,付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如果知道张庆元在江南省的能量这么大,他恐怕会想的更多。

    “嗨。”

    付剑的妻子长嘘了一口气,擦了把额头的汗,对着付剑翻了个白眼道:“原来早就消失了。老头子,我就说你是杞人忧天吗,消失这么长时间的人,说不定早已经死了,而且可能就是米国派来的特工给杀了。”

    在这个女人心里想来,一个人能力再大,怎么可能大得过国家,何况是让米国吃了那么大的亏,他还能活吗?

    自然是不能的,付剑的妻子心里这么想着,立刻轻松了下来。

    “但愿如此吧。”付剑缓缓道,心里却不知在想些什么。

    但是,他们刚没轻松起来,就接到付强的电话。

    付强是付剑远房的侄子,在部队参军多年,身手极为了得,付剑后来就让他跟着付义,当做保镖。

    付强昨天一直跟着付义,也就是变作付义的张庆元和季若琳一起到了酒店,但今天早上,付强却发现从房间里出来的不是付义,而是另外一个男的,这让他大惊失色。

    看到两人离开了酒店,付义跟了出去,但早就发现他的张庆元怎么会让他跟踪,一会儿的功夫付强就找不到张庆元两人的踪影。

    无奈之下,付义只好返回酒店查记录,确认付义自从进了房间后就没有出来过,而今早上却又多了个男人,而且酒店丝毫没有这个男人出现的踪迹。

    而后付强逼迫酒店把昨晚上他们开的房间打开,付强里里外外查找了几遍,除了房间里靡遗的气息外,什么都没发现,更没有一点付义消失的痕迹。

    就算毁尸灭迹,至少也得有痕迹吧?

    这个发现让付强心中惊惶不已,因为他刚刚明明看到那个男人和季若琳互相搂着,明显很亲密的样子,让他心中不住怀疑,不会这对奸(空格)夫银妇把付义给怎么着了吧?

    急切之下,付强赶紧给付剑打电话汇报。

    付剑夫妻两得知后也大惊失色。而有了之前付剑说的那些米国什么的话,付剑的妻子顿时联想的更多,已经放声大哭了起来:

    “一定……一定是那个小贱(空格)人。一定是她害了儿子,老付。老付,你可要给你儿子报仇啊!”

    “你给我闭嘴!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清楚,你知道什么!”付剑厉声道!

    一声吼,吓得他老婆顿时不敢吭声,抹着眼泪望着他不知所措。

    而付剑却没有再理会老婆,而是给季腾国打了个电话。

    他语气并没有太多异常,只是问季若琳有没有回来。

    而季腾国的回答是季若琳彻夜未归。

    顿时让付剑心中一沉。

    而季腾国听到了付剑的问话之后,心中大喜。看来昨天晚上省(空格)长公子和季若琳已经成就了好事,后续只要两个人领证,两家的联姻就宣布告成了。

    然而付剑的话却给他泼了一盆冷水,他直接告诉季腾国,自己儿子昨晚跟季若琳去酒店,结果儿子消失不见,却多出来一个男人!

    “什么!”季腾国脸色巨变,霍然起身!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了发生了什么,而且心中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浑身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难道……难道是……是他回来了?”季腾国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当初,在自己家楼下,当时的省一号杨晓光。以及自己带着数百警察特警来抓他,结果他一个电话打到吴老那里,结果形势直转直下,最终的结果是杨晓光被送进了监狱。

    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季腾国才知道当初吴老为什么会帮自己家解除危机,原来都是那个人,而他们当时做了一次白眼狼,不仅没对恩人感恩戴德,还恩将仇报。

    也是从那次起。季若琳伤心欲绝之下,离开国内。去了米国。

    ……

    杭城的街上。

    “庆元,我们都这样了。跟我回家吧。”季若琳有些哀求地道。

    她心里明白,张庆元肯定不想见到她的父母,不然的话,昨天也不会假装成付义了。

    但是做儿女的,不管父母如何,终身大事还是希望得到父母的认可的。

    何况以张庆元的能力,让她的父母认可应该不算难事。

    张庆元笑了笑,道:“听你的。若琳,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无论他们对我是什么态度我都不会和他们起冲突的,你放心好了。”

    季若琳知道张庆元的性子,他能够有这样的承诺,足以知道他对自己的在意。“老……公,你真好。”季若琳低声道,瞬间羞红了脸。

    即便是两人缠(空格)绵的时候,她都没有这样叫过张庆元。

    季若琳是一个正统的女人,内心中她觉得没有结婚叫男人老公,会让男人看轻自己。

    张庆元自然了解季若琳的那些小心思,他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随后两人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省厅家属院而去,季腾国他们依然住在那里,而季若琳自从那次伤心离开后,也就昨天回来过一次,其余时间都住在自己买的另外一套房子那里。

    但是,当他们靠近省厅家属院的时候,张庆元顿时发现不对了,因为大院大门已经被警察守住了,张庆元神识一扫,立刻发现警察早已经将季腾国那栋楼团团围住。

    张庆元心里一动,立刻想到应该是付义的死给季若琳一家带来的麻烦。

    张庆元冷冷一笑,如果在以前他还会留付义一条命,但在神州结界一段时间里,经历了战争,经历了杀戮,修为的提升,他此时已经对世俗的这样的事情不放在眼里了。

    换句话说,现在在他的眼里,所有和自己不相干的人,都不过是蝼蚁而已。

    张庆元扔给出租车司机一千块钱后,示意季若琳在车里呆着,不要出来,这才一个人下了车。

    他走到大院门前,就被一名警察拦住了。

    张庆元并不想强行进去,而是问道:“警察同志,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警察脸色一沉,冷声道:“不该问的不要问,这里现在被封锁了。有什么事以后再来!”

    “是这样的,警察同志。季腾国季厅长是我表叔,我能进去吗?”

    “哦?你是季腾国的亲戚?”

    警察了张庆元的话,顿时对张庆元来了兴趣,职业的敏感性让他开始盘问起来张庆元和季若琳一家的关系。

    张庆元却没有说实话,他只是说是季若琳的表哥,今天来这里看看表叔。

    “那你对季若琳有多少了解?”

    “若琳啊,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我听说他在江南工业学院教书。怎么了,难道是她出什么事了?”张庆元脸上露出着急的神色。

    警察冷笑了一声道:“如果她出事了,我们还有必要一直在这里死死守着吗。她失踪了,而且她失踪的事情和一件大案有关系。”

    “什么大案?”张庆元眉头一挑,露出十分惊诧的样子询问道。

    “不该问的别问,再说就泄密了。”警察脸色一寒道。

    张庆元心中冷笑,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有他自己一个人清楚。

    发生了省(空格)长公子突然失踪的事情,付剑大怒之下,停了季腾国的职。此刻他刚被审讯完送回来,见到在门口的张庆元,顿时心中一跳。

    “果然是他!”

    季腾国心里一沉。犹豫了一下,还是叫司机停了下来,然后走下车。

    看着一如往昔的张庆元,季腾国眼里充满了复杂之色。

    看到季腾国走向自己,张庆元也迎了过去,微笑道:“伯父,你好,若琳在家吗。”

    “若琳?”

    季厅长眉头一缩。

    他此时已经断定了是张庆元这个坏家伙把季若琳掳走了,而现在张庆元反而问他找季若琳。让他有些莫名其妙。

    虽然不知道付剑现在是死是活,但现在警察没有查到任何证据。以张庆元的背景和能量,就算是付剑也没法给他定罪。

    但自己女儿就不好说了。虽然他知道女儿对张庆元一往情深,但却并不知道张庆元对女儿有没有感情,付剑整不动张庆元,难保不会把气撒在女儿身上。

    “不如……我跟他聊聊,看看他心里到底有没有若琳,如果同样有感情的话,那女儿就没事了。而且……这里的情况肯定会第一时间汇报给付剑,如果付剑知道张庆元在这里,恐怕也会大怒,张庆元能扳倒杨晓光,一个付剑自然也不在话下,这样一来,女儿就安全了。”

    为了女儿,季腾国不得不动起了心思。

    想到这里,季腾国摇了摇头道:“若琳她现在不在家,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我帮你转告她吧。”

    张庆元笑了笑,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我出去这么久了,一直没有见过她,所以这次回来特意来看看她。”

    季腾国虽然有心把张庆元拖住,但却对张庆元说的这些更感到疑惑了,不知道这小子心里究竟打得什么鬼主意,不过还是点头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真不巧,等若琳回来我帮你转告她,这么长时间她也是一直挂念着你,毕竟你们是同事关系。”

    张庆元笑了笑,这老头子也是鬼精灵一样的人物,应该已经猜测到了自己和季若琳的事情,现在还假装这么镇静,也真是难为他了。

    不过张庆元并没有说破,他只是道:“伯父,那实在是太感谢了。”

    季腾国点了点头,看似不经意地道:“对了,庆元,刚才听说你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没有音信,有几次若琳打电话你都是在关机,不知道你去哪儿了呢?”

    张庆元心里笑了笑,心道这老季还是忍不住问出来了,随即微笑道:“伯父,其实我这次回来是想向若琳求婚的,希望若琳能够嫁给我。”

    听到张庆元的话,季腾国一呆,随即心中狂喜起来,喉头滚了滚,压下心中的激动后,缓缓叹了口气,故作平静道:“唉,我们做家长的都已经老了,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还是留给你们年轻人自己去解决吧。”

    张庆元微微一笑:“那多谢伯父了,我告辞了。”

    说完,张庆元转身欲走。而季腾国已经知道了心中想知道的,明白这小子对女儿的感情。终于松了口气,而就在这时,季腾国目光一闪,看到了付剑的车过来。

    不仅如此,他的车后面还跟了一队的武警车。

    季腾国迎了过去,而付剑根本没给他好脸色,杀人的目光剐了他一眼后,寒声道:“谁是张庆元?”

    虽然这么说。但付剑的目光已经投向了张庆元。

    因此此时在省厅大院门口,除了警察就只有张庆元一个了。

    “我是。”张庆元淡淡道。

    “我儿子付义哪里去了,季若琳哪里去了?”

    付剑心中对张庆元还是充满了忌惮,虽然对米国的消息感到有些不太相信,认为那是一个团队做出来的,一个人的能量应该没那么大,但想到去年惊天动地的新闻,还是忍不住心里发憷。

    “付义么?我杀了!”张庆元没有丝毫隐瞒。

    “什么!!!”

    付剑头皮一炸,感到全身血液往脑袋涌来,身体一个踉跄。被身后的付强赶紧扶住,而他指着张庆元说不出来话!

    付义虽然失踪了,但并没有找到任何线索。也没有找到尸体,付剑心中一直充满了侥幸,但此刻闻听张庆元亲口承认,无异于惊天炸雷!

    如果不是经历多年风浪,付剑刚刚一刹那就要昏厥过去!

    “你……你好狠!”付剑喘息了半天,才双目通红,咬牙切齿的厉声道,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

    “死有余辜而已!”张庆元脸色也沉了下来,如果自己没有回来。季若琳恐怕就要被欺负,醒来后恐怕也不会活了。想到这些,张庆元就怒不可抑!

    “你……你……简直太猖狂了!给我杀了……杀了他!”付剑气的浑身发抖。指着张庆元大声咆哮道!

    “不要!”季腾国惊呼一声,就要阻拦,却被付强推到一边,此刻付强的眼眶也红了,如果不是扶着付剑,他早就忍不住要冲上去打死这个混蛋!

    虽然季腾国被推开,但季腾国的声音还是让付剑陡然惊醒,压下心头快要止不住的怒火,哆嗦着身体,喘着粗气,缓缓道:

    “把……把他给我带到……带到回去!”

    听到付剑的命令,身后的武警军官立刻手一挥,两名特警朝张庆元走去!

    张庆元脸色一沉,当初在这个地方,杨晓光被他弄下去,现在又换了个付剑,让他感到有些可笑。

    手一挥,两个武警立刻被震退,两人一屁股坐到地上,看向张庆元的眼神充满了惊骇,因为刚刚张庆元根本没有碰到他们,就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们推开!

    “竟敢……竟敢拒捕!”付剑并没有看到刚刚的动作,还以为是张庆元打的,立刻大怒的咆哮道。

    顿时,所有的武警全都分散开,将张庆元团团围了起来!

    每个人都高高举起来了手中的枪,同时打开保险,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张庆元!

    这时,那名武警军官黑着脸,在后面对张庆元沉声道:

    “年轻人,看到两旁的高楼了吗,都有我们的狙击手。你不要想着逃走,想着拒捕,行不通的。”

    “如果我非要呢?”张庆元不屑道。

    “我数十个数,如果你不乖乖跟着我走,我就命令他们开枪。”警督冷笑道,随即举起手中的扩音器,高声呼喊道,“所有人听好了,听到我说十的时候,对准张庆元开枪。”

    张庆元不语,任由那名警督数数。

    “一、”“二、”……“八。”

    张庆元有了危险,车里的季若琳坐不住了,她推门从出租车上下来,很快奔跑到了大院门口,包围圈的外围!

    “我是季若琳,付义是我杀的,你们要逮就逮捕我!”

    “你……”

    突然见到了季若琳的出现,所有的人都是一愣。

    季腾国更是如此,季若琳毕竟是他的女儿,看到季若琳竟然跑过来了,顿时魂飞魄散!

    在他看来,就算张庆元有再大的后台。但此刻付剑早已经失去了理智,而且那么多枪对着,难保付剑不会理会张庆元的背景。下令开枪!

    付剑也认出来了季若琳,现在季若琳在他眼中已经不再是自己的准儿媳了。而是害死了自己的儿子的凶手。

    他眼神凶狠的死死盯着季若琳看了几眼,咬了咬牙,转头望向了那名军官,沉声道:“押起来,和张庆元一起带回去!”

    军官一挥手,两名警察靠近了季若琳,季若琳眼看就要被制住了。

    张庆元眉头一挑,有他在。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人被带走。

    张庆元身形一纵,跃过包围圈,几乎眨眼间来到季若琳身旁,如果不是考虑到瞬移太过惊世骇俗,他直接就瞬移过去,就算这样,也惊得所有人瞪大了眼睛。

    张庆元抱住季若琳,而那两名警察此时已经倒在了地上。

    “啊?”

    带队的武警军官正是省总队长赵明,此刻他睁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正常情况下。武警包围住一个人,即便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再动半分,因为一旦有所异动。武警就有了开枪的理由,而被围住的人也将被打成了筛子。

    现在的情况是,张庆元都已经救走了季若琳,那帮武警仍然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当反应过来之后,他们就准备向着张庆元开枪,却被赵明叫停了。

    上一任总队长因为跟着上一任省一号杨晓光来抓张庆元,杨晓光被抓后,上一任总队长也下去了,赵明也是在那之后调过来的。他也不认识张庆元。

    当然,他如果认识的话。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来抓张庆元。

    赵明凝望着张庆元道:“身手果然不简单,怪不得敢杀人。不过年轻人。我要送你一句话,这个世界上,一向是侠以武犯禁的,你身手越好,最后的下场恐怕会越惨,我劝你一句,跟我回去,或许还能一线生机。”

    赵明这样说,已经有了哄骗的意思了。

    省(空格)长的公子死了,以他的位置,在这个案子中也不过是跑跑腿的角色,毕竟季腾国有牵连,所以这次付剑并没有叫省厅的人,而是带的武警。

    赵明虽然不认识张庆元,但见多识广的他已经意识到了以张庆元的身手,即便他的人可以将他拿下来,恐怕也要有不少损伤,所以就开始调整方法。

    赵明想改变方法,而付剑此时却早已经怒火中烧,见赵明还在那里啰嗦,顿时咆哮道:“张庆元妄图逃跑,你们赶紧开枪,给我杀了他!有什么责任我来承担!”

    赵明皱了皱眉头,指着张庆元怀中的季若琳道:“可是,季厅长的女儿还在他手里。”

    “一起杀了,那贱(空格)人也是罪魁祸首,也不留下!”

    “这……”

    “开枪!”

    “别开枪!”季腾国突然喊道。

    听到季腾国的话,赵明顿时犹豫起来,左右为难。

    他这一犹豫,付剑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阴狠地望着警督冷笑道:“赵明,开枪!不然的话你的那些烂事,我也无法保住你了。”

    听到付剑的话,赵明一愣,肠子都快悔青了,到时候势必得罪季腾国,要知道季腾国是从军方出来的,当初季家能没事,还是靠吴老解围。

    虽然不知道季家和吴家的关系,但肯定不是一般,而现在省里的一号可是吴老的长子吴喜本。

    不过,赵明更清楚,付剑的话对自己的杀伤力,左右权衡,他只能听付剑的。

    所以,他再也没有办法犹豫了。

    咬了咬牙,他手一挥,对着扩音器大声喊道:“开枪!”

    下一刻,枪声四起!

    季腾国凄厉的大叫一声,抱头蹲在了地上!

    倒不是他畏惧枪声,而是他现在觉得自己特别窝囊,竟然连自己的女儿都不保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死去!

    “嘿嘿!”

    枪声听了下来,突然一声冷笑传来。

    所有的人同时望向了那人。

    因为那个人应该已经死在了枪下才对。

    然而,张庆元此时仍然呆在原地,像是丝毫没有动弹一样,怀中的季若琳死死地伏在了他的怀中,吓得瑟瑟发抖。

    张庆元轻轻拍了拍季若琳。柔声道:“傻丫头,没事了。我们都不会死的。”

    这时候,季若琳才抬起头来。发现原来没有死去,一时间眼泪流了出来。呜呜地哭道:“我……我刚才真的以为……以为已经死了……”

    “不怕,有我在呢。”张庆元安慰季若琳道,随即转头望向了其他人。

    这些人正目瞪口呆地望着张庆元,此时张庆元在他们的眼中就像是变形金刚一样,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躲得过去子弹。

    但是事实,张庆元已经办到了。

    就连付剑此时也是愣住了,传说中的人物毕竟是传说中的人物。

    “你们都退开。”

    张庆元冷冷地望了一眼那帮武警。沉声道。

    这些武警在张庆元的气势下,心底竟然生不起任何违逆的想法,全都退到一边。

    张庆元缓缓地走到季腾国面前,将季若琳放了下来:“若琳,把伯父扶起来吧,他为你担心受怕,也不容易。”

    “我,我没事,我自己能起来。琳儿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季腾国自己站了起来。看到活生生的季若琳依旧在自己面前,顿时老泪纵横起来。

    “爸,我活着呢。你看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哭哭啼啼……”

    季若琳一时间不知道道说什么好了,话说到一半,自己的眼泪开始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一直以来季若琳心中怨恨父母,他们不愿意放手让自己追寻自己的爱情,直到这时候,她才知道,父亲心里最在意的还是自己。

    “爸爸这是被风吹的……”

    “噗嗤。”季若琳含着泪花一笑。

    此时张庆元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季若琳转身,却见到张庆元此时一脸凝重地望着她的父亲。

    接下来的话。更令她感动,只听张庆元道:“伯父。我刚才跟你说过,我这次回来是要若琳求婚的。不知道您和伯母是什么意思。”

    “我……你们年轻人的事情,你们年轻人做主就好了,我们做老人的不瞎掺和。”

    经历了女儿的生死,季厅长突然间把这些都看淡了。

    原本以为女儿已经死了,现在一个活生生的女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还有什么可说的。

    “多谢伯父了,回头我就正式到您家里提亲。”

    张庆元笑道。

    季腾国恍若没有听到了,他轻轻地将女儿抱住,手轻轻地抚弄着女儿的头发,一脸爱意。

    张庆元转过身来,重新来到了赵明的面前:“现在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枪已经开了,应该回去了吧?”

    赵明听到了张庆元的话,心里同样生不起任何反抗和违逆的念头,下意识的就要转身离开,只不过,当他眼神看向付剑的时候,突然心中一沉,毕竟付剑手中攥着他的很多黑材料。

    看到这一幕,张庆元淡淡道:“你不用害怕什么,我给你保证,不管付剑死活,你都不会受到牵连的。”

    “真的?”赵明眼睛一亮,不过随即暗淡下来了。

    在他眼里,张庆元即便实力再强大也不过是一介武夫而已,他做保证有什么用处。

    不过接下来张庆元的话,却让赵明心里有底了,张庆元道:“我说这话,在场的人不少,如果以后谁找你麻烦,你就告诉他,吴老替你担保。”

    “吴老?哪个吴老?”

    “在咱们国家还有几个吴老?”张庆元一笑道,“你放心,我骗你没有什么意义的。”

    赵明点了点头,以张庆元的恐怖,骗他确实没有任何意义。

    心里安定了,赵明向张庆元道谢之后,带着队伍离开了。

    此时别墅门口已经剩下了寥寥数人而已,除了付剑和季腾国外,剩下的就只有之前守在门口的一些警察。

    张庆元缓缓地走向了付剑的面前,冷笑地望着他。(未完待续)

    ps:明天是12月最后一天了,也是2014年的最后一天了,双倍月票期间,拜求大家的月票!( 修真教授生活录 http://www.hax988.com/1_1811/ 移动版阅读m.hax988.com )